西方人物雕塑的精神
时间:2017-01-10 10:03 作者:cqwanshi 点击:

  在西方人物雕塑里,种类很多,不仅有教皇,也有世俗的君王;不仅有可资纪念的将军武士,也有充满了人文精神的思想者、艺术家;不仅有气质高雅的贵族男女,也有普通的百姓平民⋯⋯人物雕像的审美样态亦有多种,除了“维纳斯式”雕像一类的优美外,西方雕塑史还有曾经长盛不衰的“英雄雕像传统”:如米开朗基罗那手拿投石袋准备和敌人决一死战的《大卫》,率领60万犹太人为摆脱法老的残酷统治而从埃及出走寻求自由的《摩西》,如罗丹那“拿破仑用剑做不到的,我的笔要能做到”的《巴尔扎克》、凝重沉思而深邃智慧的《思想者》,高歌猛进、意气风发的吕德的《马赛曲》⋯⋯都是这一传统的杰出代表作。这一传统正是西人本体、现象二分,在征服自然、改造世界也改造人自身的对象化思路中,主体与客体严重对峙,主体所表现出的勇往直前的崇高美。即使失败(如《拉奥孔》、《垂死的奴隶》),英雄也是轰轰烈烈地死,即使悲剧也近乎于悲壮而绝少悲凉。因此西方雕塑多以团块手法来展现力之美。静穆之美被称作“阿波罗”(日神)精神,激情四溢的英雄之美则是“狄俄尼索斯”(酒神)精神。这是贯穿西方文化同时也是贯穿西方雕塑的两根红线。

  

巴尔扎克人物雕塑

 

  重庆雕塑制作 http://www.cqwanshi.com 严格说来,如果以“阿波罗”(日神)精神和“狄俄尼索斯”(酒神)精神来论西方文化及西方雕塑,其实是在说西方文化及雕塑的古典、近代形态的话(这时候的人是有神性信仰即价值信仰之终极目的的人),那么当西方进入现代社会,在两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上,当尼采“上帝死了”的惊人之语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感同身受的时候,贾科梅蒂的系列雕塑人物就获得了普遍的共鸣。那些像极了被烧焦受伤之后痛苦、痉挛,也像干裂秋风般无奈抽缩的一个个瘦骨嶙峋的人物正是现代西方人失去神性信仰、被放逐而迷失家园的孤独者的真实写照。贾科梅蒂的人物充满了隐喻,这里既可以看作是对神性失落的哀悼,也可以看作是对西方文化中人不断以征服攫取的面目出现而破坏了世界也戕害了自身思路的反思批判。西方现代雕塑依然是西方现代哲学的真切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