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制作与创作经验
时间:2016-10-25 14:35 作者:cqwanshi 点击:

  重庆雕塑公司摘要:雕塑作品的完成必须经历一系列繁复的工序,在这个过程中, 核心的制作部分必须由雕塑家亲手制作, 其余后续的制作程序, 大部分由助手和工人组成的团队来完成, 但雕塑家需要对作品最终效果有清晰的视觉概念。 这种视觉概念是结合了雕塑家全部制作经验的对作品最终效果的准确控制, 它要求雕塑家参与到整个制作过程中去, 对制作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作出判断和随机处理。 这种基本的要求很多当代雕塑家都难以做到, 他们甚至脱离整个制作过程。 作者认为雕塑家制作经验的缺失是一个有必要讨论的话题。

  

雕塑制作与创作经验

 

  一、 残缺的制作经验阻碍了雕塑家的成长

  当代雕塑创作的主流形式是泥塑模型制作后转换成其他硬质材料。 雕塑家很少亲手制作木雕、 石雕等最终硬质材料, 也很少参与到泥塑之后的制作过程中去 (主要由工人来完成) 。 众所周知, 将泥塑作品转换成金属等硬质材料对于从事创作为主的雕塑家是颇为艰难的, 雕塑家在雕塑作品制作流程中制作经验不完整的现象普遍存在。 我们知道, 在油画艺术中制作经验的缺失的结果是出现让画容易变色、 难以长久保存。 在雕塑艺术中制作经验的缺失有哪些后果呢?对这一问题的重视与寻求解决,对于当代雕塑家的成长是极为重要的。

  在雕塑家的创作历程中, 青年时代由于经济境况等外在环境的制约, 雕塑创作往往停留在创作草图或实体模型阶段, 不能将创作出来的模型制作成最终的材料。 这种限制让雕塑家无法想象作品预期的最终效果, 而作品预期的最终效果是创作初期就必须考虑的问题, 这种两相矛盾的现实就构成了创作者制作经验的残缺、 不完整状态。 这种残缺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雕塑家的想象力, 限制了雕塑家对自己的作品形成清晰的视觉概念——一种从作品草图阶段就可确知最终展示效果和制作过程的视觉想象能力, 它需要熟悉材料性质和积存丰富的制作经验来支撑。

  面对这种情况, 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例如可以通过为成功的雕塑家做助手来解决问题, 但有好运气的人不多, 据我所知,大部分成功的雕塑家的助手都只负责整个制作流程中的某一个环节而已。 就我自己和身边的朋友而言, 应对的办法是尽可能地挑选部分作品转换成最终材料, 并亲自参与每一个制作流程, 如通过修蜡模来熟悉蜡的性质, 通过熟悉铜面着色的化学材料来制作不同以往的铜面颜色等等。 这种基本的制作过程在学校都是一笔带过或浅尝辄止的, 必须自己探索总结才行。 另外, 也可以选择一些廉价的材料 (如廉价的果木、 石材等) 加工, 以获取必要的后续制作经验, 形成对作品整个制作流程的认识, 抛开只做泥塑带来的明显问题。

  二、 对制作过程中的偶然效果的处理与利用

  在雕塑的制作过程中, 会出现很多的意外结果, 例如处理硬质材料时不小心去掉预计保留的部分, 金属着色时出现的偶然效果, 或者泥塑翻制过后剩下的没被完全破坏的泥稿, 它们具有的价值与能否利用, 都必须由创作者自己来决定。 对这些意外效果的运用最基本的条件是——创作者必须参与到制作过程中, 否则你都不可能见得到这些意外产生。 而由于某些意外将错就错产生的优秀作品比比皆是。 在泥塑翻制与金属铸造过程中形体的变形或因模具损伤时产生的形体的变形, 这种变形是经常都会发生的, 有时候还很严重, 如果雕塑家不能参与制作, 工人会拿出 “绝活” 来进行修补。 这种补救大部分时候是无效的, 有时候还是画蛇添足的, 因为有些时候这些缺陷可以被利用, 可以将错就错,

  或者因为错误产生的指向在创作者心中留下阴影, 这点阴影可以影响到他今后对造型效果的考量, 而这种考量对创作者风格的形成是不无裨益的。

  在一位雕塑家发展自己风格的过程中, 不可能像参加旅行团去旅行一样, 目的地与路线非常清楚明确。 很多时候它更像驴友的自主旅行, 边走边看, 根据积存的经验来制定未来的路线。而雕塑家的创作之旅也需要在创作过程中随时调整自己的方向,有时候这种调整是受理论的影响或其他艺术家的指引, 但更多时候是雕塑家在审视自己的作品及作品的制作过程时产生的联想,朝向 “坏” 的方向发展就真的没有出路吗?在朝预设的创作目的地行进的过程中因一念之差、 偏离方向走出新的路, 发展出新的风格, 这种例子并不鲜见。 雕塑家对自己作品制作过程的参与与审视并不像大部分局外人所认为的那么理所当然, 当代雕塑家能参与到自己作品的整个制作流程中去的并不多。

  三、 当代雕塑创作核心制作部分雕塑家的缺失

  在当代中国, 很多略有所成的艺术家都不再需要自己动手,去体验诚实创作中的辛劳与痛苦。 在雕塑界这种现象更为严重,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历来就有鄙视繁重体力劳动的特点。 这种文化背景使很多雕塑家雇佣别人来制作自己的作品, 雕塑创作的核心制作部分再也看不到他们手的劳作, 他们升级为了专门订货验货的甲方老板兼任产品销售员。 这种案例很多, 应该也算中国特色, 例如某雕塑院院长就是如此——能在体制内混到这种位置,按理应该是业内精英, 但这种精英招牌完全靠商业炒作制造出来, 其作品我都以为不值一提。 面对当前这种现状, 我们能做些什么。 应该对作为一门技艺传存至今的雕塑, 其核心制作部分创作者的缺失带来的制作经验的停顿有清醒的认识。

  核心制作部分创作者的缺失, 使雕塑作品从艺术品沦为产品 (产品找代工是理所当然的) , 也使雕塑创作的实验性质不知去向 (很难想象白石老人如果有人代笔还会有 “衰年变法” ) 。 亨利 · 摩尔的很多作品都命名为实验模型, 是这些实验模型成就了亨利 · 摩尔, 这些模型也是他丰富制作经验的例证, 奠定了他雕塑大师的地位, 而核心制作部分雕塑家的缺失就可以理解为雕塑家创作生涯的终止。

  四、 雕塑作品的制作过程是雕塑作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在架上泥塑创作的过程中, 从开始画草图到小稿制作, 然后放大到中等尺寸, 这个过程中构图与预想的形式一直都会有所变动, 放大稿经过修正后与草图小稿可以有很大不同, 甚至到铸造厂修蜡模时还想有所改变。 这种创作状态是我的作品还不成熟的最好证据, 但我相信我并不是特例, 这种修改与调整在其他创作者那里也同样需要, 只是个人习惯重视这个过程与否。 只有很少人能够达到从构思小稿到最后完成这一过程中形不需要修改,例如晚年的亨利·摩尔,积存一生的制作经验来保证这种确定性。 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 我觉得作品的制作过程是作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通过控制制作过程中产生的某种偏离来拓展思路,修正方向, 是我创作的基本方式, 也是我探索雕塑语言的重要手段。 油画雕塑等传统艺术形式越来越边缘化的今天, 这些传统艺术形式的本体语言、 制作过程与制作经验, 愈来愈显得分外重要。 因为从 “当代艺术” 观念传达的角度来说, 它们的表达能力毫无疑问已经日益趋显笨拙,面临被淘汰的局面,而且综合材料、 现成品、 装置艺术等早已经和雕塑混在一起, 界限模糊。 因此, 从审美的角度展示其作为传统艺技艺的精致与美, 以及展示雕塑家对雕塑传统的个人理解, 重视其本体语言与制作经验, 是雕塑创作延续下去的前提。

  哲学家杜威对制作过程中所形成的经验及经验的重要性有专门的著述—— 《艺术即经验》 , 洋洋大作通篇其实可以概括为书名的五个字:艺术即经验。书的内容包括了整个造型艺术门类, 雕塑艺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但雕塑艺术是造型艺术中制作工艺最为繁复, 也是对制作经验要求最高的门类, 制作经验对雕塑作品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重庆雕塑公司通过对雕塑作品制作过程的参与、 思考以及由此总结而来的雕塑制作经验, 对雕塑创作的一贯性、 连续性和作品完善的可能性有重要的补充作用, 也是艺术创作的本质属性——实验性在实际创作中的体现。 而雕塑创作的一贯性、 连续性与实验属性,也正是雕塑家形成个人风格、 体现作品价值的唯一途径。 所以,雕塑家必须重视制作经验的价值, 通过积存自己的制作经验, 培育出独特的三维视觉概念来指导自己的创作。 对雕塑技艺的制作问题的必要的关注, 对制作经验的缺失原因作深入的思考与行动上及时的修正, 是当代雕塑家走向世界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