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雕塑假大空:"托球"不下百万尊
时间:2014-11-08 15:57 作者:admin 点击:
“徐悲鸿奖2009宜兴-中国城市雕塑大赛”18日揭晓,33件“代表中国当代雕塑界最高水准”的雕塑精品亮相宜兴,引出的一个后话题则是:在目前中国这样一个文化大繁荣的时期,城市雕塑已成热门话题,但整体水准究竟如何?昨日,全国城雕艺委会主任、中国雕塑院院长吴为山教授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痛批“浮躁的、假大空的作品很多,”并坦率指出:近30年来,全国各地用“托起的球”这种雕塑形式来表示“希望的明天”的,不下100万尊。
“超女”之类最好不要搞
记者:现在有的城市搞起了“超女”雕塑,还有的地方搞起芙蓉姐姐范跑跑雕塑,你觉得这种做法可取吗?
 吴为山:“超女”是社会现象,当然也可以搞,所有这些雕塑都可以搞,但是搞好后放哪儿,却是个问题。如果是放在城市广场,强迫所有市民去看,这肯定是不得人心的。当然,这类题材,最好不要搞,即使搞也要搞出艺术性。怎么做?做好后放哪儿?用什么环境去配合?是不是适合这个城市的定位?这都是艺术。莫愁女放在新街口,也是不合适的。
记者:从博眼球的角度看,芙蓉姐姐这类的雕塑好像也可以理解。
吴为山:现在中国的城雕,有两大弱点:一是缺少精神性,流于口号或视觉冲击力。二是艺术水平不够。没有思想性,也没有艺术性,当然也就没有打动人的力量。雕塑是人民的艺术,需要人民群众的拥戴。你看雨花台雕塑,就能传递那个时期的精神追求。南京大屠杀群雕,同样有一个城市的面影。但是中国毕竟缺少雕塑的传统,现在也还没有大批的雕塑艺术精品传世。
30年托起100万尊“球”
记者:能否从城雕的题材角度谈谈目前所存在的问题?
吴为山:题材上,几何化、概念化的东西比较多。尤其是在强调经济发展的开发区,用“托起的球”来表现“大有希望”主题的,遍地可见。据不完全统计,近30年来全国各地的“托球”不下100万尊。
记者(惊讶):有这么多吗?
吴为山:有,一共660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包括一些小学、中学,“托起明天的太阳”,就这么概念化、空泛而单调。
记者:为什么会这样?
吴为山:有很多,就是应急的东西。比如,要庆国庆了,就搞些“浪花”、“五角星和杆子”之类。每个城市都在搞一样的东西,都有趋同性,善于模仿,非个性化的东西太多。
记者:那么怎样才能打破这种题材上的局限性?
吴为山:要追求文化特性,尤其是与当地的文化特性有关系的创意作品。另外也有一个文化传统的问题。有些人看了西方的城雕后,特别羡慕,就想把中国也搞成这样。你想西方雕塑虽然多,却是上千年的积累,积累了每个时代的好的东西。就像一个望族,一步步积累起来,而中国是没有雕塑艺术传统的,所以不能求冒进。
市长也参加评审,但只占一票
记者:那么我们跟西方的差距主要在哪里?
吴为山:没有很好的管理体制。
记者:西方有吗?
吴为山:西方有的。政府提供资金保障,然后艺术委员会来讨论,充分尊重艺术家的创造,包括艺术家群体。文化规划、空间规划、时间规划,这有一整套的科学规划。如果说城市是西装,那么城雕就是领带,对一个城市的发展有很关键的作用。
记者:那么这次您帮宜兴主持的这个城雕大赛项目,是否就吸取了西方的经验?
吴为山:是的。这次宜兴找到我,我们借助于全国雕塑界的力量来做这个事。现在全国的持证雕塑家一共有1100个,我们动员了这批巨大的力量。然后我们想到如何把地方特色做出来?先想到以徐悲鸿设奖,因为他是宜兴人,也征得了廖静文女士的同意。然后,征选了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优秀作品。我们的宗旨是“中国精神,中国气派,时代风格”。


    这是我们的第一块试验田。政府提供管理、土地、资金等保障。但在运作上,我们采取的是“学术主持制”。宜兴市市长也参加评审,但只占一票,是十几个专家中的一票。当然,他可以影响别人,别人也可以影响他。
 记者:政府部门就他一票?
吴为山:还有一位规划局的局长。但专家总共有15位。
记者:也就是说,最有发言权的还是专家。
 吴为山:专家和艺术家。我的意思是,在城市雕塑上,我们不要老是想着跟西方去比,而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来。城雕不在多,也不在少,在于文化特色,在于协调、和谐,在于让人过目不忘、一目了然,回味无穷。
文章来源:重庆泡沫雕塑